資訊詳情

住家保姆發燒死亡家屬索賠158萬為何被法院駁回?

近日,一住家保姆發燒死亡家屬索賠158萬被駁回的新聞登上熱搜,部分網友不太理解,為什么雇主和護工平臺均不承擔任何責任呢?那么,筆者作為專業人力資源服務機構和專業勞務派遣公司的工作人員,為大家逐一解惑。

1 (98).jpg

據新聞消息,華阿姨通過某互聯網護工平臺被介紹到上海奉賢黎某父母家中,負責照顧一對老人。去年7月某個早晨,華阿姨出現發燒癥狀,送醫后搶救無效死亡,死因是發熱引起的急性呼吸衰竭。其后,華阿姨家屬要求平臺賠償100萬元、雇主黎某賠償58萬元。奉賢法院審理認為,護工平臺不應承擔雇主責任,華阿姨屬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可判斷自身情況,雇主從未阻止過她就醫,且已盡到提醒注意、及時救助的義務,不存在過錯,判決駁回原告全部訴請,雇主黎某自愿人道主義補償原告1萬元。

100 (3).jpg


首先要明確的,也是本次事件的根源,在于華阿姨與雇主之間并不是勞動關系,而只是勞務關系,更準確的說是民事服務合同關系。勞動關系是指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公司法的法人主體)依法簽訂勞動合同而在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產生的法律關系,其適用的法律是《勞動法》、《勞動合同法》;而勞務關系是勞動者與用工者根據口頭或書面約定,由勞動者向用工者提供一次性的或者是特定的勞動服務,用工者依約向勞動者支付勞務報酬的一種有償服務的法律關系。勞務關系是由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平等主體,通過勞務合同建立的一種民事權利義務關系。該合同可以是書面形式,也可以是口頭形式和其它形式。其適用的法律主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


所以,從該事件來看,華阿姨并不是護工平臺公司派遣到雇主家中的員工,其與華阿姨之間并不是雇傭關系,護工平臺干的是解決信息差的撮合生意。而雇主黎某與華阿姨之間也只是基于民事服務合同的債權債務關系,勞務關系不受勞動法調整?;诜申P系的特定性,勞務關系中的一方當事人不存在必須承擔另一方當事人社會保險的義務。所以雇主黎某不必為其雇用的家政人員華阿姨承擔繳納社會保險的義務。也就沒有工傷保險一說了。


其次,不論是護工撮合平臺還是雇主黎某,在該事件中并無任何主觀或客觀過錯,華阿姨是因為個人身體原因發病離世,雇主和平臺也都做到了提醒義務,以及能力范圍內必要的幫助協助救治,所以法院如此判決并無任何不當。

100 (5).jpg

最后要說一說的是,1995年《勞動法》的頒布實施至今已近30年,2007年《勞動合同法》也頒布實施了15年,法治社會深入人心,這造就了大家的法律意識和維權意識空前高漲,但也大可不必一看雇員雇主之間有點什么事就開始在互聯網世界“替天行道”。誠然,雇員可能在一段勞動關系里面屬于弱勢群體,但時至今日,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在疫情和經濟下行的時刻也是舉步維艱。好比前幾日登上熱搜的“女子入職即懷孕,老板連夜注銷公司”一事,除了驚訝和直呼硬核以外,還有一絲苦澀,這個時候大家都不容易,多一份理解,少一點戾氣,這個世界會更加和諧。


手机永久无码国产av毛片软件_亚洲 日韩 中文字幕无码_丁香五月亚洲综合深深爱_人妻激情乱人伦视频